酒吧地图网>>酒吧文化>>酒吧人物专栏 >>论许巍的小资产阶级情调
论许巍的小资产阶级情调
http://www.barmap.com    2006/3/16    酒吧地图网    我要评论(0)

 

  三月的天空渐渐晴朗起来,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轻盈的味道。听到许巍唱着《晴朗》,那种春日午后明媚的气息,一如他最新专辑的标题《在路上》——行走,并且轻唱,洋溢着一股小资产阶级调调儿。

 

  让历史告诉愤青

  许巍唱完了绝望与平静,唱完了“绝版青春”,小资产阶级情调开始影响一个阶级与一个族群的生活。2005年初,许巍《每一刻都是崭新的》发行,使得他的名字更多地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频繁地被提及。当许巍渐渐成为一个时尚与品位的符号时,他仿佛离最初人们印象中那个摇滚青年渐行渐远;而当聆听与追捧许巍成为一种风尚,一个群体为之趋之若鹜,许巍成为小资的代表,也便成了顺理成章。

  在许巍距今最近的一张创作专辑《每一刻都是崭新的》(20062月出版的《在路上》属于翻唱专辑,姑且不论)里,我们可以感受到一个成熟而平静的许巍的自然与淡定的心态。没有了愤怒的嘶喊,许巍开始吟唱松涛、风铃、山林、云彩、蝴蝶、晚钟这种风平浪静的画面,仿佛一个“在路上”的智者,对路过的人、沿途的风景、走过的生命的体味与解读,平静并且自然。这其实正是众多与许巍一样出生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人的集体情绪:经历了年少的粗糙,他们成熟了、从容了、宽厚了、淡定了,而青春,也将渐渐离他们远去了……于是,他们选择小资式生活:没有愤怒,没有痛苦,没有欢乐,只有平淡与平静。——而这,或许才正是生命的终极意义。

  12年前,许巍在西安的酒吧里摇滚,那时候,他的形象是一个愤青。12年后,许巍成为“小资”的代名词,如果你不认识这个单薄瘦小的歌手,哼不出他的《故乡》,就会立即看到小资们一片整齐的眼白。在这12年的光阴里,许巍如何从故乡西安的愤青演变成全国小资的最爱?且看许巍变身的四大步骤——

 

  愤青成为小资的四大步

  90年代初,许巍在西安的酒吧里提出了一个响亮口号:“我们不到北京去,我们要做西安的摇滚。”当然,愤青的一大特点就是他们的蜕化性,这种偏激而高昂的姿态难以持久,就像声嘶之后容易力竭,力竭之后,就要寻找一条不那么剑走偏锋的“柔软”的道路。对于许巍而言,愤青只是一个起点。

 

  再一步:在忧伤中签约,在签约中忧伤

  1994年秋天,身在北京的许巍怀着一种无法挥去的故乡情结,一种“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自恋与忧伤,这恰好代表了若干年后都市小资们的情怀。对于许巍,那是一种怀抱理想去经受的生活磨难,是一种渗入骨髓的回望与痛楚。从那一刻就已经注定许巍的真实生活将会被日渐解构,摇滚的许巍和自我的许巍日渐消融在小资的许巍和大众的许巍之下。

 

  又一步:流浪在路上

  90年代中期,许巍在北京成了一个浪人。这时候,恰好是小资们兴起背包走天涯的岁月,许巍的生活轨迹无形当中已经与小资们开始接轨。与当时的西藏热、丽江热相比,许巍算不上热门,但他不断在路上的行走却契合了小资们的生活时尚。这一步虽然走得苦痛绝望,但之后,它却再度被审美化,成为小资们爱屋及乌并津津乐道的对象。

 

  最后一步:回到北京,回到主流

  2002年,许巍再度回到北京,年底《时光漫步》的发表正式意味着许巍成为小资们的新偶像。在小资圣地阳朔西街充斥着《时光》的盗版碟,这意味着他已被正式接纳和追捧。

  小资到底喜欢什么?看看阳朔和丽江就明白:小资喜欢边缘,但又不能太边缘;喜欢非主流,但又不能太非主流;喜欢痛苦,但不能极端;喜欢柔情,但不能太直接。许巍的态度和歌唱都恰好吻合小资的喜好,他半嘶哑半压抑的喉音、半怀恋半舍弃的意象、半痛楚半遗忘的情绪,注定了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小资们毫不留情地揪出来。至此,许巍彻底完成了从愤青到小资的蜕变步骤。你不得不承认,蝴蝶总是比毛虫漂亮,尽管,毛虫的挣扎里也许有着生命更本真的疼痛。

 

 
上一篇:洪启:挣扎在小资民谣里的“纯情浪子”
下一篇:赵兵:被音乐玩弄的“山楂果”
 
  请您发表评论
昵称:
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酒吧特色
北京三里屯酒吧街地标雕塑
 今后游客到三里屯酒吧街时都可以和刚刚落成的雕塑“酒幌子”合影留念了。昨天,...
莫文蔚化身跛脚啤酒妹 坐沙
  莫文蔚(Karen)日前与陈奕迅(Eason)等人在重庆拍摄张一白执导的新片《迷果》,Kar...
黑楠退出“超女”评委:是
2005《超级女声》总决选将在本周五上演,有人预言这将是整个年度收视率最高的节目。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