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地图网>>酒吧文化>>酒吧人物专栏 >>世界第一“裸奔王”
世界第一“裸奔王”
http://www.barmap.com    2006/1/8    酒吧地图网    我要评论(0)

  让这个叫马克·罗伯茨的人脱衣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其实他是一个演员。但他不是“死跑龙套的”,他的表演得到过戛纳电影节广告大奖,现在更是每裸奔一次都会财源滚滚。有人赞助的确不一样,裸奔也可以创造出很高的经济效益。只是,这种“经济效益”有一个禁区——只要对罗伯茨的儿女有一点损伤,大家就会再也见不到他了。因为,他是一个好父亲。

 

  330日对一个特殊的英国人来说,有着更为特殊的纪念意义,因为在11年前的这一天,他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在香港七国橄榄球赛上疯跑了一顿。从那之后,这居然成了他的职业。

  没错,还是马克·罗伯茨。《竞赛画报》去年采访的人中最滑稽最轻松的一个。也就是在去年我们的采访之后不久,这名职业裸奔者,开始从他的裸奔事业中得到赞助了。尽管资金并不多,但却已经足以让他养活自己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记者再次找到了他,从而向大家展示出一种“崭新”的赚钱方式。

 

  “超级碗是最棒的”

  从休斯顿回来已经有些日子了,罗伯茨现在坐在利物浦市中心的一间酒吧。正午时分,酒吧很安静。阳光从窗口射进来,但并没能让房间变得暖和。他穿着一件淡蓝色运动服,外面套一件白色大衣,显得精神很好,兴致很高。他嗓音沙哑,说话带着利物浦口音。

  “我是职业裸奔者。裸奔是我的事业,是我严肃的工作。我很少看比赛,因为要盯着保安。我从不影响比赛进程,绝对不会在比赛进行到最关键时冲进场。我只想给比赛增添色彩,给人欢笑。还有我特制的搭扣服保证我眨眼工夫一丝不挂。不管怎么说,这工作,我觉得我干得很不错。”

  当21日那天的超级碗中场休息时,一丝不挂的罗伯茨被身高193体重113公斤的爱国者后卫马特·查森放到的时候,他什么感觉也没有。“我十岁儿子撞我都比那家伙力量倒大。”他感觉到的是七万观众在尖叫,体育场在震颤,自己的肾上腺素轰然迸发。“哦,超级碗是最棒的。”

  他想超级碗已经想了好久,超级碗是他的最大梦想。去年他失败了。直到飞到圣迭戈,他才知道黄牛已经把之前商量好的500美元票价抬高到了7000。“我哪能负担得起?我失望极了。”所以今年他通过正规渠道买到球票,把一切都安排得很好。

  然后就是21日发生在休斯顿信赖球场的一幕——身穿搭扣裁判服,靠着“助手”的帮助,罗伯茨从保安严密的看台溜进场内,一瞬间脱得几乎一干二净,接着跳起爱尔兰踢踏,然后被保安追赶,被球员撞到,最终横着被抬出场外。两分钟,这是历史性的一裸一奔。

  “在开始裸奔之前的日子,我并不开心。白天工作,晚上喝酒,直到喝醉。然后一下子我开始享受自由,享受生活。过去11年中的每一次裸奔,都是一份很好的经历。”罗伯茨说,裸奔,本该是他的工作和事业。

 

  “希望能最大限度地开发裸奔价值”

  但这份工作直到一年前才能为罗伯茨带来些收入而不是像以前那样逼得他到处去交罚款。“在得到赞助之前的10年,我一直自己支付所有费用,从球票到交通费到罚款。直到有了赞助,我才开始赚一些钱。”没有赞助的日子不那么好过(但仍旧快乐),罗伯茨说他做一些油漆匠的工作维持生计,在酒吧也干过一段。

  在得到固定赞助前,一些公司通过罗伯茨的个人网站(www.thestreaker.org.uk)联系过他,也给他带来了一些收入。比如他曾经为毕尔巴鄂竞技俱乐部做的运动服广告还得到了2003年戛纳电影节的广告大奖。在广告中,罗伯茨还是表演“奔”,但却不是裸奔,事实上,只有他穿着衣服,而场上球员和裁判都是赤身裸体,甚至抓他下场的警察也一丝不挂,另外,看台上的球迷也同样没有一个穿衣服的。

  罗伯茨的赞助商是美国一家名为“Golden Palace”的网上赌博公司。他们之间并没有长期合同,裸奔一次结账一次。具体金额视罗伯茨裸奔的体育比赛的重要性而定。比赛由罗伯茨选择,相关费用由这家公司负担。此外罗伯茨每次都要求对方捐一些钱给慈善组织。

  所以,从去年春天开始,我们在更多地方更多比赛中看到了罗伯茨,从巴塞罗那到休斯顿,从环法自行车赛到世界花样游泳锦标赛。他非常活跃。但我们也不难发现在很多时候,罗伯茨的前胸或后背,都涂着大大的www.goldenpalace.com的字样,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搞一些有趣的话写在身上。

  自从罗伯茨完成超级碗表演,Golden Palace的访问人数激增将近四倍。据罗伯茨说,公司很满意,而一位公司官员在接受ESPN网站采访时说:“要不是珍妮·杰克逊露了点,我们还能赚得更多。”同时这位官员不愿透露这一次是否会支付罗伯茨的罚款。

  NFLNational Football League,美国国家橄榄球大联盟)在超级碗后向休斯顿地方法院提出上诉,指控罗伯茨非法侵入,毒害公众。罗伯茨面临180天监禁外加2000美元的惩罚。他开玩笑说:“那可是在得克萨斯,布什的老家。他们不吊死我就不错了。”罗伯茨是各地法庭的常客,不过很多时候,最终处罚不过是几十英镑罚款。当然,他还差两年才熬完英足总奖励他的五年禁赛期;英格兰国家队在国外比赛,他仍旧在几天前就要老老实实把护照交到警察局。

  330日是罗伯茨在休斯顿听审的日子,而在那之前他要先飞到巴黎,站在另外一位法官面前,解释去年法国网球公开赛脱光衣服后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些,似乎都不会影响到他庆祝自己“裸奔生日”的心情。

  罗伯茨说,休斯顿案子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他在美国的商业发展。“如果一切顺利,我将在美国找一个经纪人。”目前他已经有两个经纪人,一个在利物浦,另一个在西班牙。一家美国电影公司正准备以他的故事拍一部电影。罗伯茨不知道自己能否在戏中扮演自己,“不过我知道故事多半会以超级碗结束。”

  故事会在哪里结束?如果说超级碗已是巅峰,那么接下来的选择只有下坡路。说到这里,罗伯茨显得有些失落。“走着看吧,我真的不知道。也许我永远都不会退休呢!”他又突然大笑起来。好友约翰说:“到最后,他就裸体着让人用担架抬上场,要不就是一丝不挂拄着拐上场裸奔。”

  “除非我能找到什么别的事情做,比如开一家公司。”罗伯茨神秘地挤了下眼睛,说那也许将是“自己的下一步”。他希望能够最大限度地开发自己由裸奔带来的商业价值。“但归根结底,钱既不会是目标,也不会是动力。我只想表演,给观众快乐,自己也享受快乐。我想做自己的裸奔,不带赞助的,不打Golden Palace名字的。对我来说,那才更有意思。”

 

  有个坏爸爸,所以要做好爸爸

  “如果有一天,我的孩子因为我裸奔而受到影响,哪怕就是那么一点点影响,我都会马上停下来。”他的眼神说,到时他绝对不会犹豫。

  说到这里,我们已经从酒吧出来,走在默西河畔。河水并不清澈,河边还很冷。但今天是个晴天,下午的阳光仍旧照射着这座城市。

  马克1964年在利物浦出生,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结婚,但却有三个孩子。大女儿芮贝卡15岁,和她妈妈住在一起。马克和现在的女朋友有两个孩子。小马克十岁,乔治娅也已经有六岁了。“我总会去看芮贝卡,尽管我们不住在一起。”马克生怕我漏掉了这个细节。

  “坦白讲,为了孩子,我希望能搬到一个暖和的地方,最好有海滩,全家人能放松在阳光下。就像在西班牙。上个星期孩子们不用上课,我和女朋友带他们去了那里。但天气不怎么好,又冷又下雨。就像在这里,在利物浦一样。尽管家人和朋友都在这边,我们过得也挺开心,但我还是想换个地方。”

  送孩子上学,接孩子下学;晚上给乔治娅讲故事,周末的时候陪小马克在公园踢球——马克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父亲。说他不是,那是因为他要比很多普通父亲都要强。

  马克经常告诉孩子们去享受生活。也许孩子还小,还不明白“享受生活”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如果总有一个快乐的爸爸转在周围,他们也会很高兴。

  “我从来不相信棍棒教育。无时不刻不在对孩子大喊大叫,甚至打他们,这算什么?”马克说着有些激动。“作为父亲,我们要以文明的方式教育孩子。”

  “我父亲从来就没有像我想像中那样教育过我。”他忽然转换了话题。“我从不见他。家里一共六个孩子,没有人见他。他从前是个水手,每次从船上回来,喝醉了,就打我妈妈,打我们。然后就回到海上去”,马克放慢了语速,看上去有些伤感。“我希望他在报纸上看到我,知道我现在过得有多好。如果他联系我,我就跟他说‘去你妈的’。”

  马克的母亲住得离儿子不远,他们感情很好。马克刚开始裸奔的时候,妈妈不能理解,认定儿子是疯了。但现在,她的房间里挂着马克在超级碗的照片。

  离开默西河畔,我们大步走在城市中央,奔向马克住的地方。他说他要去学校接小马克和乔治娅,但在那之前他会介绍给我几个他的好朋友,同时婉言谢绝了我想同孩子们聊几句的要求。“真的抱歉,你知道,有些英国记者总是想着办法接近孩子挖新闻。我知道你不是他们,但我真的不想把孩子扯进来。”我说,我明白。

  马克已经在位于利物浦东区的肯星顿住了24年。在他常去的一间名叫里斯顿的酒吧,我们见到了林和大卫,一对马克已经认识了将近十年的夫妻。林在一家医疗机构工作,大卫做室内装修。马克告诉我一会儿他还会回来,说完就赶去了学校。

  这是一间不大的酒吧,大家都相互认识,只有我是陌生人。和林和大卫坐在吧台前,我们聊了一会才把话题转移到马克。

  “林看马克裸体的次数比看我还要多。是真的,”大卫半开玩笑地说。“有时晚上出去一起喝酒,他要脱光两三次。”坐在另外一边的约翰补充道。他也是马克的好朋友。

  “当马克一丝不挂的时候,他就变得有些不同。他变成另外一个人,有点疯癫。我不太喜欢他那样,但也无所谓。说到底,他是我好朋友,他是个很好的人,”林说。“他很疼孩子,他从来都把他们放在第一位。”说到这,大卫很快插了一句:“他就是个顾家的男人,就是到了世界末日都是。”

  “孩子们都很可爱,都是好孩子。他们并不因为爸爸做的事而感到难堪,他们反倒觉得挺好,因为爸爸是个名人,”林告诉我。“他们的同学和父母也都不觉得什么,所以一切都很好。”

 

  孩子,永远是最重要的

  他们的确是很可爱的孩子——马克回来了,前面走的是小马克和乔治娅。他们看上去都很害羞。打着招呼,我从凳子上下来,站到了小马克的身旁。

  他是个瘦高瘦高的男孩,短发,脸上有些雀斑。他喜欢足球,他爸爸在之前告诉我他支持阿森纳,在玩电脑游戏的时候,选的都是阿森纳球员。“上个月我去看了阿森纳的比赛,”说这话的时候,我有些孩子般的骄傲。“哦,是吗?爽。”“但亨利那场比赛没踢。”“他是最棒的!”小马克看上去很有兴致,但我们的谈话就以亨利结束了。我突然想起他爸爸不能带他去看球,觉得有些难过。

  自从进了门,小乔治娅就一直被搂在林的怀里。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大衣,鼻子上架着一副棕色小眼镜,能想像得出她是个爱读书的孩子,就像马克在之前告诉我的一样。她似乎对这个里斯顿的客人挺感兴趣,不过显然还是觉得在林阿姨身旁比较安全。我还知道她喜欢流行音乐,最喜欢原子猫,但我不能骗她说我也喜欢那三个女孩。就在这时候,她爸爸跟她说该走了。

  马克和两个孩子离开了里斯顿。临别时,我祝他们有个愉快的周末,祝马克将来有好运。之后我又和林坐了一会儿,直到要去赶火车的时候。走之前,林对我说,很高兴我在捕捉一个完整的马克,不光是一个裸奔者,还是一个好父亲。

  同林道了别,我走出里斯顿。天已经黑了,漫天闪亮的雪片。我猜小马克和乔治娅肯定会很高兴,因为明天和爸爸一起,说不定可以堆个雪人。(姜轶)

 

 
上一篇:崔勋:玩物不丧志借游戏发家
下一篇:“洋酒+绿茶”第一人
 
  请您发表评论
昵称:
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酒吧特色
北京三里屯酒吧街地标雕塑
 今后游客到三里屯酒吧街时都可以和刚刚落成的雕塑“酒幌子”合影留念了。昨天,...
莫文蔚化身跛脚啤酒妹 坐沙
  莫文蔚(Karen)日前与陈奕迅(Eason)等人在重庆拍摄张一白执导的新片《迷果》,Kar...
黑楠退出“超女”评委:是
2005《超级女声》总决选将在本周五上演,有人预言这将是整个年度收视率最高的节目。当...